姓名 伊松涛          学校:运城职业技术学院         
联系方式:17335893286

日子一天天从掌中溜走,才觉得时间过的好快。仅存的良知依旧被无知肆无忌惮的挥霍,只可怜那琉璃般的青春,“哗啦——”地碎了,就像溅落的泪滴,化成千万滴碎末,滚进茫茫尘埃之中了。

后来,时光碎裂,在现实面前,我曾经的偏执只是微茫,我以为锥心刻骨的伤只是沧海一粟,一切温暖美好都灰飞烟灭,只能隔着时光看曾经的幻影。我不得不告诉自己,回忆往事是懦弱是徒劳,于是我终于认清这个污浊喧嚣的世界和童话里的所谓幸福的结局。

本人参加青春大赛,本人保证为本人原创,如有问题和举办方无关,自愿放弃评比资格。

图片 1

从那以后,我总会在无人的夜晚趴在窗台上看寂寥的天空,看我的世界里单薄零乱的星光。
我用三年的时光筑成了一座城,一座虽不是固若金汤却也足以为我抵挡日晒雨淋风刀霜剑的城。
我用三年的时光学会了世故,我知道以后的我们都将在灯红酒绿声色犬马中兜兜转转虚与委蛇。
我用三年的时光做了一场梦并在醒来后千方百计忘记了这场梦,所以如今我自己也不记得这场梦究竟是黑白素净,还是斑驳陆离。

      放飞我们的繁华青春

青春

漫长的时光最终漂白了我的青春的荒唐印迹,我最终在暮与黑的边缘看到了光,并在碎了一地的记忆中拼凑出了自己。而你已经从我能接触的范围里消失了,只是在天空的蔚蓝里留下一抹难以体会的笔意,只是在黑影间吹拂的风里,留下一个看不见的形象。

   
青春是一去不复返的,去了就再也不会回头。也许,当我们长大后,想起这青涩的青春会不会平淡一笑呢,青春与童年,是人的一生中最最值得回忆的时段。童年,童真。青春,却掺杂了晦涩难懂的淡淡忧伤与浅浅的喜悦。

一直以为,付出了就一定会有回报,一直觉得自己是株向日葵,即使沮丧也能朝着阳光。但风吹过之后,雨淋过以后,大的雾依旧笼罩。终于认清自己,原来自己不过是一株小草,之所以拥有阳光的关照,只不过因为同处于同一时空的坐标里罢了。你不见骄阳似火,烧的你阵阵生疼,你不看那流云滚滚,却顿时逃之夭夭。你是一株小草,所以注定像杂草一样卑微的活着。我一直悲伤着,迷茫着,认为断翅的天使永远不可能回归天空的怀抱。但是被雾打湿的肩头却拥有了反射阳光的能力,即使是一株小草,也有仰望黎明的那一抹晨曦的权利。不是吗?今晨,被悲伤囚禁的灵魂渐渐苏醒,我,抬头,窗外明亮的光芒仿若慈母般温柔,那耀眼而不刺目的光辉仿佛是一股股流动着的金泉。风只一吹,便泛出些许的涟漪来,在空气中扩散,扩散……天空也竟那般清澈,偶尔驻步的白云,流露出依恋的目光也使人心旷神怡。看着这天、这地,仿佛醉了一般,仿佛梦境一般,只希望长醉其中,不复醒来……

我是暗地里的病孩子,你永远不知笑脸下的我是喜是伤,我变得沉默,嘴角挂着温和隐忍的笑容,岁月更迭似乎再也看不见我的桀骜不驯。

   
每个女孩青春期时都是多愁善感的,当我们长大后,会觉得,哪有那么多的忧愁可感到呢?还是赚钱和家庭更容易发愁吧,而这,便是失去了天真,多了社会的束缚。在青春期时。哪怕是一只小小的蝴蝶陨落也会让女孩们心情失落起起来。我们的青春繁花似锦,美好无比,我们并不应该为小事儿发愁,而是应该看得更久远,更乐观,满足现在美好的生活。长大后,会慢慢疏落了父母,所以现在,不要再把父母当成你们的假想敌,而是当成一个伴我们成长并见证了我们的成功的朋友。

图片 2

曾几何时,当我爱时,必爱的凄楚,若我不能华丽,便唯有悲伤逆流。
当他爱上了别人和别人在一起,我会有灭顶的窒息。纷麻的思绪会嗡的一声像爬山虎的脚一般捉住我的灵魂。我爱他,非常非常的爱他,可如今我不会说出口,我要让他溃烂生疮,在心头留下一道永不会消褪的疤痕,来记录这个在我生命中弥散荷香的少年。

女孩们,男孩们。痛苦不要自己承担,重实得生活压力压在我们稚嫩的肩膀上,我们受不了,所以,要向父母与朋友讲述我们的不安,他们温暖的笑容会给予我们动力,他们温馨的话语会让我们重拾信心,他们友好的拥抱会让我们失去压力。对旁人讲诉,并不像我们所想像的困难,也不会像我们想像的那样不会理解我们。他们会理解,因为他们在一同见证我们繁华的青春,我们的家人,他们也有过青春,我们的朋友,他们也在经历青春……

青春无极限

沉思中恍然惊觉,才发现校园的红叶李早已落尽了繁华,晚风撩起的飞花,夕阳拾起的春芽,一切都在巨大的柔软中幽幽叹息:春早至,人未觉。可我还想在那棵红叶李下接一捧纷扬的落花。

青春并不是完整地美好,还有着泪水与痛苦,也许,你经历过朋友的背叛,你经历过大人的不理解,你经历过老师的冤枉,但是不经历过风雨,哪能见彩虹?痛苦的反面是幸福,只要我们换一下位置,变一下角度,我们所看到的不就是所谓的幸福吗?幸福不一定要太大,小小的甜蜜、心中的信念,也是幸福,人生不可能全是幸福,幸福事要一点一滴积攒出来的。

原来,世界可以这样美好,这一刻的宁静我要用心去铭记。当初脑海中的世界那般的落寞,以至于对于此刻的幸福有点受宠若惊了,就仿佛是面对自己真爱的宝物,总有生怕它在眨眼之间就不翼而飞的杞人忧天。之前,从来不敢正视这个世界,因为不敢,所以错过了很多的美好,于是总是后悔,再后悔……之后才明白,错过,不是错了,是过了……

云山万重,寸心千里,天下事,少年心。
落寞的苦笑溢上嘴角,当我张开双臂去接树上仅存的风华,才豁然明白:流韶不逆,昔人不复。
回忆化为一杯土撒在我的围城内,让在坟墓里的我枕着入眠。

我们的青春不要苦涩与血腥,更不要可笑的爱情,只要浓浓的亲情与友情,我们的青春如一首歌,婉转悦耳,清脆怡人,前奏,伴奏,清唱都缺一不可,这首歌每个人都有,也只能属于每个人的青春。我们的歌声只能自己唱,谁也帮不了我们。我们的歌声,萦绕在每个人的耳边,他们会微笑着看我们嬉笑大闹。

现在,我可以庆幸我找回了自己,在人来人往的路上,看着现在孩子们简单的对话,我会心的笑了。那些话,很简单却听得我好感动:

 
我们是父母的天使,我们更是不可缺少的,我们的青春就要失去时,我们才会体会到那种清淡的悲伤。我们的青春任我们每个人随意挥霍,在青春里,我们可以大哭大笑大闹,因为我们有—–青春。

“你好!”

我们的青春,是什么味道?—酸,酸到心坎里,甜,甜到心窝里,苦,苦到肺腑里,酸酸进脾肺里……

“你好!”

日子一天天从掌中溜走,才觉得时间过的好快。仅存的良知依旧被无知肆无忌惮的挥霍,只可怜那琉璃般的青春,“哗啦——”地碎了,就像溅落的泪滴,化成千万滴碎末,滚进茫茫尘埃之中了。

“再见!”

一直以为,付出了就一定会有回报,一直觉得自己是株向日葵,即使沮丧也能朝着阳光。但风吹过之后,雨淋过以后,大的雾依旧笼罩。终于认清自己,原来自己不过是一株小草,之所以拥有阳光的关照,只不过因为同处于同一时空的坐标里罢了。你不见骄阳似火,烧的你阵阵生疼,你不看那流云滚滚,却顿时逃之夭夭。你是一株小草,所以注定像杂草一样卑微的活着。我一直悲伤着,迷茫着,认为断翅的天使永远不可能回归天空的怀抱。但是被雾打湿的肩头却拥有了反射阳光的能力,即使是一株小草,也有仰望黎明的那一抹晨曦的权利。不是吗?今晨,被悲伤囚禁的灵魂渐渐苏醒,我,抬头,窗外明亮的光芒仿若慈母般温柔,那耀眼而不刺目的光辉仿佛是一股股流动着的金泉。风只一吹,便泛出些许的涟漪来,在空气中扩散,扩散……天空也竟那般清澈,偶尔驻步的白云,流露出依恋的目光也使人心旷神怡。看着这天、这地,仿佛醉了一般,仿佛梦境一般,只希望长醉其中,不复醒来……

“再见!”

原来,世界可以这样美好,这一刻的宁静我要用心去铭记。当初脑海中的世界那般的落寞,以至于对于此刻的幸福有点受宠若惊了,就仿佛是面对自己真爱的宝物,总有生怕它在眨眼之间就不翼而飞的杞人忧天。之前,从来不敢正视这个世界,因为不敢,所以错过了很多的美好,于是总是后悔,再后悔……之后才明白,错过,不是错了,是过了……

图片 3

现在,我可以庆幸我找回了自己,在人来人往的路上,看着现在孩子们简单的对话,我会心的笑了。那些话,很简单却听得我好感动:

青春

我们遗失的天真,我们老去的童年,被重新拾起,看着他们,我好像看见了当初的我们,天真,稚嫩却又纯洁。看着岁月流逝,年光飞去的我们,有点感伤,有点欣喜,谁会知道,在一个黎明迟到的晨里,有一颗会痛的心,他的青春渐渐老去…

我们遗失的天真,我们老去的童年,被重新拾起,看着他们,我好像看见了当初的我们,天真,稚嫩却又纯洁。看着岁月流逝,年光飞去的我们,有点感伤,有点欣喜,谁会知道,在一个黎明迟到的晨里,有一颗会痛的心,他的青春渐渐老去……

在我绝望的抬头仰望苍蓝的天壁时,我偶尔会想起那段温暖薄凉的时光。年少的我每晚在台灯冷白色的灯光下书写着一行行带着稚气的句子,笑的快乐哭的苦涩,相信这个世界上一定有一种爱情叫做地老天荒,并妄图和那个曾经明净的少年一起抵抗肮脏尘世的浸涤。

转载自散文诗集

   
后来,时光碎裂,在现实面前,我曾经的偏执只是微茫,我以为锥心刻骨的伤只是沧海一粟,一切温暖美好都灰飞烟灭,只能隔着时光看曾经的幻影。我不得不告诉自己,回忆往事是懦弱是徒劳,于是我终于认清这个污浊喧嚣的世界和童话里的所谓幸福的结局。

从那以后,我总会在无人的夜晚趴在窗台上看寂寥的天空,看我的世界里单薄零乱的星光。

我用三年的时光筑成了一座城,一座虽不是固若金汤却也足以为我抵挡日晒雨淋风刀霜剑的城。

我用三年的时光学会了世故,我知道以后的我们都将在灯红酒绿声色犬马中兜兜转转虚与委蛇。

我用三年的时光做了一场梦并在醒来后千方百计忘记了这场梦,所以如今我自己也不记得这场梦究竟是黑白素净,还是斑驳陆离。

漫长的时光最终漂白了我的青春的荒唐印迹,我最终在暮与黑的边缘看到了光,并在碎了一地的记忆中拼凑出了自己。而你已经从我能接触的范围里消失了,只是在天空的蔚蓝里留下一抹难以体会的笔意,只是在黑影间吹拂的风里,留下一个看不见的形象。

我是暗地里的病孩子,你永远不知笑脸下的我是喜是伤,我变得沉默,嘴角挂着温和隐忍的笑容,岁月更迭似乎再也看不见我的桀骜不驯。

曾几何时,当我爱时,必爱的凄楚,若我不能华丽,便唯有悲伤逆流。

当他爱上了别人和别人在一起,我会有灭顶的窒息。纷麻的思绪会嗡的一声像爬山虎的脚一般捉住我的灵魂。我爱他,非常非常的爱他,可如今我不会说出口,我要让他溃烂生疮,在心头留下一道永不会消褪的疤痕,来记录这个在我生命中弥散荷香的少年。

沉思中恍然惊觉,才发现校园的红叶李早已落尽了繁华,晚风撩起的飞花,夕阳拾起的春芽,一切都在巨大的柔软中幽幽叹息:春早至,人未觉。可我还想在那棵红叶李下接一捧纷扬的落花。

云山万重,寸心千里,天下事,少年心。

落寞的苦笑溢上嘴角,当我张开双臂去接树上仅存的风华,才豁然明白:流韶不逆,昔人不复。

回忆化为一杯土撒在我的围城内,让在坟墓里的我枕着入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