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瀚能设计师俱乐部

不少建筑设计工作室的代表作之一,都会是给自家设计的办公空间,比如NONG
STUDIO的新作。

老上海们在追根溯源时,往往先想到的是苏州河,苏州河畔的工业建筑见证了租界的兴亡起落和民族工业的诞生发展,南苏州路1247号曾经也是杜月笙老大的私人粮仓,而后随着杜老大创办“中国通商银行“,这里又成为银行仓库重地。2017年4月,由旅美、意设计师汪昶行对其外立面及内部空间进行还原,对于历史的尊重让我们了解过去,对话经典,将历史与摩登融合,创造新的艺术生命力,让这位等待已久的“老人”粉黛妆成,优雅转身。

大家应该都知道这个曾经的上海滩的“地下皇帝”杜月笙,曾经最叱咤风云的黑帮老大。他的粮仓在苏州河畔上,最近被一群年经人盯上并改造。

这个近两年在上海初创立的工作室,创始人是旅美、意设计师汪昶行,包括上海高定礼服旗舰店MY
DREAM WEDDING、八号桥艺术空间以及AM+WONKYU
STUDIO上海金鹰广场旗舰店都是其作品。

图片 1

NONG STUDIO
把家安在了苏州河畔的南苏州路上,这里的工业建筑见证了租界的兴亡起落和民族工业的诞生发展,他们租下的
1247 号空间,曾是黑帮大佬杜月笙的私人粮仓,之后又成为银行仓库重地。

NONG
STUDIO把家安在了苏州河畔的南苏州路上,这里的工业建筑见证了租界的兴亡起落和民族工业的诞生发展,他们租下的1247号空间,曾是杜月笙的私人粮仓,之后又成为银行仓库重地。

图片 2

建筑外观

建筑外观

如果说建筑外部是对于历史的还原,而其位于粮仓二楼的NONG
STUDIO工作室则是将摩登诙谐演绎的淋漓尽致。在设计时,刻意将入口区域压暗,全黑的空间给来访者一种“距离感”,但随着电动移门的逐渐打开,便是豁然开朗的4米5挑高明亮开放办公空间,空间中保留并裸露的百年原结构木梁木柱和木地板是一场与历史的邂逅,我们小心翼翼的将其保护并加固处理,随着脚步的移动,来到最后的三角区域,夹层的设计让空间的使用率达到最高,从入口到内部,空间的节奏也呈现出收-放-再收的韵律感,在材质使用上,除了对于百年历史木结构的保护,运用黄铜、玻璃、大理石、不锈钢等现代材质,将历史与摩登在这个空间中自由的对话。

内部原貌

内部原貌

图片 3

去年,汪昶行带领其团队开始对整个外立面及内部空间进行还原改造,意在将这里工业建筑的历史感得以保留,并加入新的艺术生命力。

去年,汪昶行带领其团队开始对整个外立面及内部空间进行还原改造,意在将这里工业建筑的历史感得以保留,并加入新的艺术生命力。

图片 4

NONG STUDIO
工作室位于粮仓的二楼,在设计时,设计师刻意将入口区域压暗,全黑的空间给来访者一种“距离感”。

NONG
STUDIO工作室位于粮仓的二楼,在设计时,设计师刻意将入口区域压暗,全黑的空间给来访者一种“距离感”。

图片 5

但随着电动移门的逐渐打开,便是豁然开朗的 4.5
米挑高的开放办公空间,空间中保留的百年原结构木梁木柱以及木地板被做了加固处理。

图片 6

创意不是一种工作,而是一种生活方式。对于设计,对于生活,我们追求有趣的体验。在复古的空间中加入一些超尺度的元素,沉浸在自由的创作之中,设计无非是在玩弄,以如此轻松戏虐地方式优雅地呈现空间中弄设计。

来到最后的三角区域,夹层的设计让空间的使用率达到最高。

图片 7

图片 8

夹层会议室

但随着电动移门的逐渐打开,便是豁然开朗的4.5米挑高的开放办公空间,空间中保留的百年原结构木梁木柱以及木地板被做了加固处理。

回到体块功能的设计上,我们并没有以传统办公中的私密层级或者效率层级来组织空间,而是以互动的可能层级来安排空间,主创办公空间安排在进门区域,围绕其是辅助的材料空间,会客空间,金色书架,和图纸讨论区,类似图书馆的空间逻辑,工作区位于中间,书架素材区围绕,使得主创工作空间成为一个信息处理枢纽,增加互动的可能性。

在材质使用上,除了对于百年历史木结构的保护,还运用黄铜、玻璃、大理石、不锈钢等现代材质,让历史与摩登在这个空间碰撞。

图片 9

图片 10

回到区域功能的设计上,设计团队并没有以传统办公中的私密层级或者效率层级来组织空间,而是以互动的可能性来安排空间,主创办公空间安排在进门区域,围绕周边的是辅助的材料空间、会客空间、金色书架和图纸讨论区,类似图书馆的空间逻辑,工作区位于中间,书架素材区围绕,使得主创工作空间成为一个信息处理枢纽,增加互动的可能性。

来到最后的三角区域,夹层的设计让空间的使用率达到最高。

图片 11

其中,金色的书架是进入空间后无法回避的亮点,其设计理念来自于中国古语中的“书中自有黄金屋”的概念,里面展示了国内外与设计艺术有关的各类书籍,以及创始人从世界各地旅行带回的古董、玩具、设计品和乐高模型等收藏。

图片 12

其中,金色的书架是你进入空间后无法避免的空间亮点,其设计理念来自于中国古语中的“书中自有黄金屋”的概念,里面展示了国内外与设计艺术有关的各类书籍和创始人汪昶行在全世界五十多个国家旅游带回的古董,玩具,设计品,乐高模型等收藏。可移动的金色书架将主创办公区挑高的二层空间有效串联起来,既方便取阅较高区域的书籍,又方便利用二层储物空间;另一面收藏架是会议室的白色不锈钢展示架,可以说是一部现代工业设计史,满墙的VITRA大师椅缩小版,限量的车模和大师签名艺术品。

可移动的金色书架将主创办公区挑高的二层空间串联起来,既方便取阅较高区域的书籍,又方便利用二层储物空间。

夹层会议室

图片 13

另一面收藏架是会议室的白色不锈钢展示架,焦点是满墙的 Vitra
大师椅缩小版,限量的车模和大师签名艺术品。

在材质使用上,除了对于百年历史木结构的保护,还运用黄铜、玻璃、大理石、不锈钢等现代材质,让历史与摩登在这个空间碰撞。

这两面通高展示架定义了会客空间,楼梯交通空间,和主工作室办公空间。一实一虚,后者为玻璃展面,既分隔了会客室,一楼集合办公,二楼大会议室的空间;又创造了视线上的贯通与交流,虚实背后是对于空间模糊性的探讨。

这两面通高展示架定义了会客空间、楼梯空间,和主工作室办公空间。玻璃展面的收藏架,既分隔了会客室、一楼集合办公、二楼大会议室的空间,又创造了视线上的贯通与交流。

图片 14

图片 15

这个曾经是黑帮大佬的粮仓,最终还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人的逝世而变。更多精彩内容请搜索关注瀚能设计师俱乐部。

图片 16

当我们被所谓的“风格”和“材料”所迷惑的时候,对于设计本初的创作冲动似乎越来越单薄。在这样一个充斥着梦想和故事的黄金屋里,我们似乎察觉到我们已经太久禁锢住自己,太久不懂怎么去玩,如何去玩。当设计能够讲述一个人的生活和经历,这早已不是一个时髦的成品,而是在追求情感的本质。

回到区域功能的设计上,设计团队并没有以传统办公中的私密层级或者效率层级来组织空间,而是以互动的可能性来安排空间,主创办公空间安排在进门区域,围绕周边的是辅助的材料空间、会客空间、金色书架和图纸讨论区,类似图书馆的空间逻辑,工作区位于中间,书架素材区围绕,使得主创工作空间成为一个信息处理枢纽,增加互动的可能性。

图片 17

图片 18

图片 19

其中,金色的书架是进入空间后无法回避的亮点,其设计理念来自于中国古语中的“书中自有黄金屋”的概念,里面展示了国内外与设计艺术有关的各类书籍,以及创始人从世界各地旅行带回的古董、玩具、设计品和乐高模型等收藏。

图片 20

图片 21

图片 22

可移动的金色书架将主创办公区挑高的二层空间串联起来,既方便取阅较高区域的书籍,又方便利用二层储物空间。

另一面收藏架是会议室的白色不锈钢展示架,焦点是满墙的Vitra大师椅缩小版,限量的车模和大师签名艺术品。

图片 23

这两面通高展示架定义了会客空间、楼梯空间,和主工作室办公空间。玻璃展面的收藏架,既分隔了会客室、一楼集合办公、二楼大会议室的空间,又创造了视线上的贯通与交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