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生活应有

1.波谲云诡 [bō jué yún guǐ]

听我解释,为什么要提出这样的问题?假如我用苏式的吃面法去吃苏式以外的面,很有可能收获失望。一般来说,至上的苏式面,是过桥的。所谓过桥就是面碗里面没有浇头,浇头是另外用碟盘盛装的。

一城烟火

波谲云诡是一个汉语成语,读音是bō jué yún
guǐ,意思是好像云彩和水波那样,形态不可捉摸。原形容房屋构造就像云彩、波浪一样千姿百态。,后多形容事物变幻莫测。出自扬雄《甘泉赋》:“于是大厦云谲波诡,摧嗺而成观。”

那么,过桥照例也有汤面和干挑(干挑是吴江人对拌面的称谓,对于吴江人而言,拌面是动词,干挑是名词)。

一江满月

2.矫枉过正
:出自南朝范晔《后汉书·仲长统传》:“逮至清世,则复入矫枉过正之检。”
指把弯的东西扳正,又歪到了另一边。比喻纠正错误超过了应有的限度。矫:纠正,变弯为直。
枉:弯曲。正:直。过正

很苏式的吃法,其实就是讲究吃相,吃面的相道。苏式生活讲究的是精致,精致体现在细节。

一岭清雪

哪怕你已经饿得头晕眼花,也不能见到面碗时如“饿煞鬼投胎”般狼吞虎咽,千万记得要绅士一点或淑女一点。

一壁暖阳

第一,面碗上桌,先调整面碗与自己之间的距离,须不偏不倚。

也应有

第二,握筷在手,先闻香。不管是汤面还是干挑,进鼻的味不应有腥臊膻,不应有枯焦味,不应有刺鼻的辛香味(八角、茴香、白芷、丁香等)。我喜欢闻猪脂香,喜欢淡淡的葱香或青蒜香,更喜欢特殊的老汤味道。

一只土碗

第三,喝一口面汤。干挑面可省却此环节。面汤清如水而不寡淡。不能有任何一种味道(酸苦甘辛咸)出头。唱戏靠腔,厨师靠汤。苏州面之所以能独步江南,面汤功不可没。

一把木瓢

第四,入浇挑面。将过桥来的浇头一股脑地倒入面碗(浇头里的汁水与面汤发生妙不可言的关系),并用筷子将面条挑均匀,面条入嘴前不能缠结。一般面条长50厘米,挑面时筷子要尽可能将面条提起。苏式面在出锅前是颠卷在观音斗内的,如果吃的时候挑面不匀,味道就不均匀(特别是干挑面,挑拌后应该是每一根的面条都保持一样的色泽)。

一盘腊肉

第五,吃面。不管是汤面还是干挑,苏式面条的油分是足够的,只要挑面均匀,面条外裹着油水,吃面时就爽滑,可以滋溜吮吸,体会到吃面的快感。

一铺暖床

此五步应一气呵成,不可停顿。如此,方属享受。

然后

苏式吃法,不可边拌边吃,不可另用调羹装淑女(筷调面入调羹再用调羹吃面,是损失热量的愚蠢之举)。

温一壶浊酒,嚼半句清词

想吃汤怎么办?用双手的食指中指和拇指,对称端起面碗,喝。

题一日百事,绘一世百苦

入画,入墨,入梦,入心

入世……

相关文章